• 中文书讯

云书房 | 英国汉学史溯源

英国汉学六百年

*本文部分转载自2020年11月16日中华读书报《英国汉学六百年——以英国汉学的发展看中英文化文学之交流》,作者李真。


“每个人都以不同的方式向另一个世界伸出触角,每个人对那个世界都有不同看法,但是他们都一致称此世界为中国。既有许多带有优越感或是轻慢意味的文字;同时也有许多充满尊敬、热情、敬畏的文字。从两组文字中,读者均可追溯文化与历史的根源”         ——美国当代著名汉学家史景迁



回溯中英文化之接触往来,会发现近代中国文化在英国的传播恰与英国汉学的肇兴交织在一起。英国对于中国的认识和了解,经历了漫长而曲折的过程。


13、14世纪

地理大发现以前,13、14世纪的英国主要通过他者的视角来远眺这个东方大国,辗转从欧陆的东方游记中获取有关鞑靼和契丹的传奇故事。



“任何中世纪的旅行家都是消息传递者。”

       ——英国历史学家约翰·克里奇利(John Critchley)



无论是旅行者,或是商人,抑或是传教士,都把从古希腊罗马时期沿袭下来的赛里斯传奇与自己的个人游历混杂起来,从不同的观察视角去展示他们感知到的中国。英国本土的文学家遂借助于当时航海家、探险家、传教士关于东方的记录,成为自己创作的素材来源,诞生了像《曼德维尔游记》这样风靡程度不亚于《马可•波罗游记》的作品。


这些文学作品把中国描述成一个神奇、富饶、高度文明的乌托邦式的国度,将传奇与历史交融,唤醒了西方对遥远丝国的记忆,让当时的英国人心驰神往,艳羡无比。


16、17世纪

随着文艺复兴冒险精神、国内商业经济发展、获利丰厚的东方贸易等多方面交织在一起所引发的强烈刺激,英国的几任君主都曾试图与中国建立官方联系,但因种种原因最终未果。



“若纽伯里当时到达了北京并递上了伊丽莎白女王的信,那么汉学早就会在英国成为一门专门的学问,中国对17、18世纪的英国作家来说也就不会因为距离遥远以及他们的无知而变得如此魅力十足了。”
       —钱钟书:《17世纪英国文学里的中国》


当时英国社会流传的一些航海地理丛书,比如Richard Hakluyt那本被称为“散文史诗”的《英国航海、旅行和地理发现全书》(1589-1600)亦可看出英国人渴望开辟东方贸易的端倪,书中收录了有关中国的一些资料,比如中国人对教育和文学的重视,中国以政绩取士的官吏选拔制度等等。周珏良先生认为该书是西方人著作中第一个对中国的儒、释、道三家做出比较准确叙述的作品,介绍了中国的幅员、疆土、首都、风俗习惯、教育制度以及皇权等情况,对16世纪末的英国社会和读者产生了影响。



18世纪后半期

1793年和1816年,英国派遣两次使团访华想要与清政府建立外交关系,期望扩大中英贸易规模;由于英使与清政府在觐见礼仪问题上争执不下等原因,两次使华均以失败告终。尽管出使未果,作为两百年前英国人对中国沿海口岸到内陆腹地广大疆域的首次访问,使团上下都留下了厚厚的记录,描述了当时中国地理环境、人文风貌、社会制度、宫廷生活,以及对两国迥异风俗的对比观察,较为忠实地记述了沿途见闻,这批材料被翻译成多国文字,在英国和欧洲其他国家引起强烈反响,欧洲人突然发现,原来存在于中世纪东方游记和传教士笔下的那个“中国神话”被彻底打碎。


“中国从天上掉到地下,从文明变成野蛮,从光明变为黑暗”
       —张宏杰:《饥饿的盛世:乾隆时代的得与失》


从英国国内来说,外交渠道的接连失利,让英国政府意识到他们长期以来对中国、对清政府的认识处于匮乏状态,甚至连基本的中文译员都少得可怜。受到这种实际需求的驱动,英国国内开始发展汉学研究。


1840年

1840年英国用炮舰强迫中国打开了大门,两次鸦片战争后,外国人在中国的活动范围和自由度大大增加,英国人得以大规模进入中国并深入内陆地区,加上英国人了解中国的意愿日益增强。这些都为英国本土汉学的发展提供了客观条件,中英文化交流也开始向纵深拓展。这一阶段中国文化的传播在英伦三岛与远东两个不同地域同时展开,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即使是从增强中英商业往来层面考虑,也要重视中国文学;这样才能透过文学作品去了解中国人的品质、情感和道德,从而使英国人能更精准地判断这个国家和民族的性格”
       —英国外交官汉学家德庇时

19世纪中叶以后到20世纪

中国文化典籍的英译进入一个繁荣期,译介和研究队伍扩大,从世俗化翻译转向学术化翻译,更加注重文本的思想性、文学性和可读性,由此也进一步拓展了20世纪中英文化文学的交流深度。


霍克思曾任牛津大学汉学教授,热爱中国文学,以专研楚辞、杜甫诗歌著名,主编了“牛津东亚文学丛书”。他的学术生命中最重要的成就是对《红楼梦》前80回的翻译,他将这部中国古典文学的巅峰之作完整地呈现在英语世界的读者面前。


“他的译本语言优美典雅,既注意贴合英文的语言风格,又力图保持中文的原汁原味,读起来颇能传原书之神,可以说是中国古典文学英译的里程碑式的作品。”

通过他的努力,为英语世界的读者打开了一扇东方文化宝库的大门。


通过简要回溯我们注意到,英国汉学在早期主要依靠转译欧洲其他语言的汉学著作获取中国知识,之后的发展又过于重视商业外交的实际使用,未能摆脱功利主义的影响;到了19、20世纪才逐步改变了对汉学长久的忽视,拓展了研究领域,译介了大量古典文学和现当代文学作品,推动了汉学研究进入一个相对平等对话和交流的时期。




《20世纪中国古代文化经典域外传播研究书系》


主编:张西平

出版社:大象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8月

ISBN:9787534799822

内容简介:本丛书共19卷,800余万字,涉及27种语言。系统梳理了中国古代文化经典在世界主要国家传播的历史脉络,研究了中华文化在域外传播的基本规律、基本特点和主要方法,可为国家制定全球文化战略提供历史的、学术的重要支撑。



这部书系中有关中国文化在英国的传播与影响研究有三部作品,分别是《20世纪中国古代文化经典在英国的传播编年》《20世纪中国古代文学在英国的传播与影响》《中国古典文学的英国之旅——英国三大汉学家年谱:翟理斯、韦利、霍克思》。这三部作品,展示了在跨文化视阈下中国文化在英国数百年来的传播与发展。以此为基点,可以看出张西平教授主编的这套书系实际上反映了这样一种研究趋向,就是应从历史、文献、语言、知识、方法多个方面来展开对中国古代文化典籍在域外的传播研究。




0 次瀏覽0 則留言